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先行者的足迹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日志

 
 

来到世间三十载(纯属涂鸦 切勿推敲)  

2008-12-15 22:48:56|  分类: 个人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1214日)cctv的“歌声飘过30年——百首金曲演唱会”让我享受了美妙的视听大餐。该演唱会沿着历史发展的轨迹,分5集来展示1978-2008三十年间中国原创音乐的发展变化,分别为:1. 春回大地(1978年—1985年) 抒情歌曲的复兴 2. 岁月燃情(1986年—1990年) 内地流行歌坛的崛起 3 .缤纷满园(1991年—1996年) 多音乐元素交汇时期 4. 时代颂歌(1997年—2002年) 新时代歌曲的创作;5.和谐中国(2003年—2008年) 信息时代歌曲风格的形成 。昨晚我看的那段有《好人一生平安》、《弯弯的月亮》、《故乡的云》等等,都是原唱,连词曲作者也都请到了,属于第二篇章吧,虽是中途开始看的,却牢牢地吸住了我的心,这些歌曲对于20岁的小青年来说可能没什么感觉,但对我这样的“中”青年来说却能勾起很多很多的回忆,尤其是在2008年的1215日,人生有几个这样的今天啊!

19781215的清晨5点多,在乡卫生院的妇产科诞生了一个婴儿,据父亲描述,那时胖乎乎的,脸型可爱,比现在好看多了,当然,那个婴儿就是我了。6岁以内在我的记忆中以空白居多,只记得家庭的生活很清苦,我经常是穿着一双布拖鞋在家边的泥路上走、玩,天稍冷了也这样,因为袜子要钱买,鞋子更要钱买,而钱是何其缺少呀!记得每到过年时,父母便把我送到一里多外的外婆家,他们就摇着一船甘蔗去卖,大概到正月半的时候,空船回来了,还带回来一小堆卖甘蔗得来的零碎钱,我兴奋地数着,是何其快乐呀。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外婆对我说:“你父母摇船的橹断了,两个人掉进了阳山荡(我们乡最大的湖泊)里……”我似乎有些残忍,听后竟然没什么感觉。后来才知道,当时是母亲拉住了与橹绕在一起的绳,求生的本能使不会游泳的她爬上了船,父亲怎么上船的就不知道了,那可是寒冬腊月身穿棉袄呀,不知道身体有多重。现在想来很后怕,如果当时父母爬不上来,那今天的我会是怎么样呢?再想到自己当初的麻木,无法理喻,只能用“少年不识愁滋味”来形容了。

我那时就念了三年幼儿班,想想都有点傻了,现在在农村对幼儿教育的要求也没严格到这个程度,当时为什么就念了呢,而且也没把我的普通话发音调的多好呀。加上四年小学我在村小念了7年书,那时念书学杂费不贵,好像最多时交过三十多元吧。我应该算是个乖学生,学习一直不错,但体育马马虎虎的,那时强调德智体全面发展,我有时会因体育一般而只能得到“品学兼优”的奖状。也大着胆子做过不守纪律的事,就是某一阶段袋里带着瓜子,上课时总不安心,偷偷地在课桌肚里剥了塞进嘴里,虽心惊胆颤吃起来却似乎格外香,这样的事大概做了56次吧,老师倒没发现,自己也觉得“堕落”,就打住了。村小的条件一般,桌椅往往都缺胳膊少腿的,记得曾坐过一张一头是红砖垫起来的长凳,按规定应该是和同桌轮流坐有砖的那一头的,但女同学很霸道,而我又很斯文,老师眼中的好同学呀,憋了一肚子火也没爆发出来,就一直坐着那垫砖的一头,唉!

五、六年级和中学都是到镇上念的,我家在镇的最南面,到镇上5里多路吧,骑过几辆自行车,都是比较旧的,还是那种重型或中型的,那时很大的一个愿望是有一辆属于自己的新的轻型自行车,这个愿望可能直到考了师范才实现的吧。五年的镇上读书生活是辛劳的,每天早出晚归,学习很紧张,毕竟在这儿面对的是原来村小几倍的同学,优势已经丧失,不努力必将大退步。成绩就在起起落落中艰难前进,初三时记得最好的名次是班联第三,但中考并不理想,619分只能算到30多名吧,幸好对我来说影响还不大,虽和当年洛社师范的分数有几分差距,但英明的招办领导把我划到了无锡师范,使我做了三年城里人。那时的师范就意味着工作不成问题了,记得在当时的日记本上我曾抱着复杂的心理写了这么句话:“也让村人刮目相看一回”。那日记本至今还保存着。在我们村靠念书“出头”的可不多呀。师范班级里56个同学只有10个男同胞,我们经常说每人可以分到4.6个。有人是有贼心没贼胆,有人是贼心贼胆都有,班级里的男女同学也自由搭配了几对,同进同出的惹得大家心痒痒的,但我感确定,他们肯定没做坏事的。我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心里也默默地认为某个女生真好,却无法表达,有一次晚自习课间和班上那位有点意思的女生到操场上转了一圈,黑灯瞎火的,手都碰到了,却戛然而止。现在想想真是懊恼,怎么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呢?人生少了很多回忆呀!师范里大家读书的愿望不是很强烈,我算要好的,每天熄灯后还看看当天的课文,考试在男生中经常是最好的,也是男生中唯一拿过一等奖学金的。班主任也看得起我,让我在干了一段时间劳动委员后,做了副班长,某个晚自习时还郑重宣布我为“常务副班长”,似乎更好听了,但我现在想想,为什么不给我个班长或团支书这样的正职呢?如今我当班干部的主要记忆还是经常(一周多次)站在讲台前安排同学们擦窗、扫地等等,师范里的大扫除可真多。

回到家乡学校工作,是一种权宜的选择,平凡人要考虑太多的平凡事。期间,我有多次外出赛教的资格,回顾这里面的酸甜苦辣,我自我解嘲地概括为三进宫

第一次是在三年教龄后的宜兴市教学新秀评比,当时初出茅庐的我兴冲冲地来到城北小学抽签,内容是四年级的《爬山虎的脚》。之后大家分头备课,我在备完课后来到上课的教室专心做起了课件,时间过得很快,当其他老师已回到宾馆后,教研员才发现少了我1人,当时她们非常惊讶,封闭备课怎么还会有人开小差呢。当她们联系到我时,我才发现窗外已是漆黑一片,而我的课件也基本完成。当然,竞争是残酷的,而我的能力是有限的,得到的是首次进城赶考失利的结果。 2004年,我以比较丰富的教科研成果再次获得了参评无锡市教学新秀的机会。有了前车之鉴,我作了必要的准备,收集了一些备课资料。下午三点多来到荆溪小学抽签,然后立即进行单元教材分析、学科命题试卷、教案设计等,前两项就进行到了晚上十点半,开始第二天要执教的教案设计时我才发现自己收集的备课资料在软盘里打不开了。这可怎么办,自己凭空设计难度不说,也难以提高新意和质量。思前想后,我只能冒险走出宾馆叫了辆出租车回到学校,重新复制了一份立刻返回。记得那位出租车司机很好奇地问我,你来来去去地为了什么呀?我回答他什么也不为,只是为了证明一下自己,他也破例只收了我50元车费。回到宜兴已近深夜十二点,我才发觉自己饿得非常难受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商店,买了一杯珍珠奶茶和两根火腿肠,吃了以后,备课到了凌晨两点半。当然,最后的结果同样是残酷的,参评教师中有1人获得了成功,但不是我。 2005年的冬天不太冷,我又一次踏上了进城赶考的征程。在去之前我做了两件事,一是找了大量的资料,有教案有论文;二是向熟悉的教学骨干进行了请教,特别是他提醒的从始至终注意创设教学情境这句话牢牢印在我的脑海中。仍然是荆溪小学,仍然是下午三点抽签,一小时后,开始了单元教材说课这个环节,我记得当时自己的几个小标题很简洁但与新课改要求比较贴近,分别是1、选择与舍弃;2、详细与简化;3、任务与探究。在进行教学设计前,我查找了一下所带去的教案,发现大部分都用不上,因为规定的内容是单元练习课,这种课可以说从未有人上过公开课,但值得庆幸的是上这种课的资料正好有1份,而且就在那厚厚一叠资料的第一张,我认真进行了阅读,并加入了自己的思考,然后开始了教案设计。这一次终于获得了成功。

人说三十而立,充满了雄心壮志,但一步步走来的我却发觉心态越来越化,无所谓的事太多了,是岁月的洗涤、世事的磨难还是身心的疲惫、意志的消磨,我不得而知,或许兼而有之。人,为何来到世间,如何站立世间……走入了思维的死胡同,想不清了,也不愿搞得太清,就这样过过吧。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